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成道者 第六百七十四章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成道者 第六百七十四章大门上刻着一道道模糊不清的图案,玄奥的图案仿佛一副星空之图,王政看了半天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好先放在一边

成道者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大门上刻着一道道模糊不清的图案,玄奥的图案仿佛一副星空之图,王政看了半天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好先放在一边,右手猛推大门,竟然纹丝不动!我就不信这个邪,运气体内庞大的元气贯穿俩臂,此时两臂青筋暴起,运足了全部的力气狠狠的撞击在巨大的青铜门上!

轰隆隆!

青铜大门总算是有点动静,渐渐裂开一道缺口,王政脸上闪过一道喜色,更加卖力的推动大门,花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将大门推出可供一人行走的缝隙!

微微往里面探了探,看见里面只有一道巨大的水池,别无他物。王政谨慎的走了进去,转了一圈观察下了四周,竟然没有一点发现,终于把注意力放在了水池之中!

水池长宽大约三十余丈,池水微微有淡紫色的荧光,除此之外平静非常,毫无一点异色!

王政蹲在水池旁,神识微微向里面探去。咦!竟然探不进去!似乎被一道光幕阻挡一般。

暗暗称奇,也不敢小看这池池水,默默思考了一会,却也不敢亲自下去一探。要是大殿外面空间的道器在手中就好了,王政暗暗想到!

“唰”

一道流光出现在王政面前,正是他夺得的那柄道兵宝剑!

咦!王政拿起道兵,默默思考了一下,神识微微一动,道兵消失不见,不一会又出现在了面前!看来造化珠认我为主,这片空间似乎可以随意穿梭!

“唰”

转眼间王政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外面的灰蒙蒙空间!果然是这样,似乎只要我经过了一丝考验,这空间对我根本不设防啊!

想通了一切的王政从新出现在水池旁边,望着淡紫色的池水,手掐一个法决,御起道兵直接探了进去!道兵直接没入淡紫色的池水之中,在进入的一闪那,王政的神识竟然立即被斩断。

此时池水不复平常,竟然像炽热的岩浆一样沸腾了起来,整个道兵竟然被池水化开,似乎是一道身影在剧烈的挣扎,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定眼一看,竟然是这柄道兵的原主人,在试炼小世界之中袭击王政的那名不漏一重天境界的青年男子!

王政脸色大变,流出一丝冷汗,这青年明明是被自己所杀,似乎神魂竟然还藏在这道兵之中存活?这是什么手段!若不是今日凑巧将这道兵当做试探进入池水中,他日定不知道会遭受这厮何等暗算!还好自己突破不漏之境没打算炼化这道兵,否则心神放松之际,势必被这厮趁虚而入!

青年男子的神魂凄惨的嚎叫,不过一会,就被池水吸纳到了池底!王政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切,又过了一会,池水开始噗噗的冒泡,仿佛什么生物要出来一般,王政顿时如临大敌,全身戒备,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在作怪!

“唰”

一道影子从池水中爆射而出,立在一旁!

竟然是一个全身赤裸的青年男子,竟是王政在试炼小世界之中斩杀的那位道兵原主人!不过此时这名青年男子神色甚是迷茫,直到看到全身戒备的王政,突然满脸喜色,身子一闪,竟然闪电般的冲了过来!

王政毫不犹豫,抬起左臂一道金色巨掌拍出,直奔青年男子,下手毫不留情!“碰”青年男子被王政一掌击飞十几丈之远,撞到了不知什么材质的墙上,摔落在了地上!

青年男子脸色微白,似乎只是微微受了点伤势!王政惊讶不已,要知道在破体境九重天之时,自己全力的一掌就能将不漏境一重天的高手击成肉泥,如今自己双双突破,威力何止翻了数十倍,在这青年丝毫未用护体罡气,被自己全力的一掌击中,竟然只是受了点伤势?这说明了什么?

王政神识感应,这青年如今怕是不下于不漏境界九重天!靠!这下麻烦了!

青年在地上爬了起来,双眼迷茫的望着王政,似乎对王政袭击他充满了迷茫之色,竟然直接跪倒地上说道,“不知主人为何要杀我?若是我做错了什么,属下甘愿领死!”说完竟然运足掌力,往自己的天灵盖拍去!

“慢!”王政顿时呆滞了,似乎对这一切都没有反应归来,本能的喊了一声。这手掌果然距离天灵盖不足一寸之地停了下来,青年男子望向王政问道,“主人还有何吩咐?”

靠!

到底怎么回事?王政诡异的看着这名当初丧生在自己掌下,如今有死而复生功力大进的青年男子!思绪顿时凌乱了!尼玛!还主人?封建地主啊!

仔细看着目光真诚青年,似乎毫无一丝仇恨之色,王政顿时奇怪的问道,“你不认识我?”

青年立即恭敬的回答道,“属下当然认识主人,从属下诞生,见到主人,脑海中似乎有一道指令,一定要遵从主人的命令!就算是让属下去死,属下也心甘情愿!”

纳尼!

王政思考了半天,看着青年男子说话似乎不像假装,而且以他似乎不漏境界巅峰的修为,似乎从头到尾也从未反抗过,难道是真的?莫非这池水能将神魂重组复活,且功力大增之后认这造化珠的主人为主?似乎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这造化珠似乎太逆天了吧!什么样的至宝能逆转生死轮回,连死去的人都能复活,看着血肉似乎和正常人一模一样。靠!王政暗暗爆了一句粗口。“咳咳”……掩饰了下自己的惊讶异常的神色,微微的咳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我看你现在似乎是不漏境九重天的修为?”

“属下叫司徒杰,吴国天璇宗入室大弟子,其余的属下倒是记住不得了,就这些好像是属下从脑海之中继承的一丝画面,其他一片空白,除了一些日常的知识,什么也没有了!”青年男子考虑了一会,对王政恭敬的回答道。

王政若有所思,这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人了,似乎神魂被从组了一样,涉及到了人体最大的秘密,王政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猜出这应该只是一种转换,然后继承了一丝意志而已的新人类!

想到这里王政胸膛顿时火热开来,若是……若是我能得到问道境界强者的神魂,甚至地仙境强者的阳神,是不是在这池水中将其复活。得到问道地仙强者为手下?那救小丫头和胖子岂不是轻松许多?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若是自己真有本事能得到问道境地仙境的神魂,还用在这谋划这些?早自己杀入小世界,救出小丫头和胖子了,就算是遇到了千年难得一遇的狗屎运,碰到了地仙境老怪物受伤的阳神!那也有命抓才行,就算是地仙境的阳神一样可以轻易的捏死自己,不比捏死一直蚂蚁难多少!除非他另一高手击的神魂欲灭或被束缚了,不过哪有这么巧合容易的事!王政暗暗呸腹自己的异想天开!

既然这池水如此神异,不如叫做造化池吧!不过,自己跳进去会不会功力大增?王政暗暗想到,不会一会摇了摇头,撇了撇嘴暗道,要是自己也被神魂化为一个模样相同,但是根本不是自己的人,那不是像傀儡一样?

散掉了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和青年退出了造化空间,出现在了屋子里。好在自己多买了几套衣服,赶紧拿出了一套扔给青年换上,要不然一个光着身子的青年和自己站在一个房间里,浑身都是起满鸡皮疙瘩!

吩咐青年去城里探听消息,王政盘坐在屋子里暗暗思考,不知过了多久,房门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一道黑色的身影不请自进的闪了进来,仿佛到了自己家一般,直接坐到了主位的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茗茶,慢慢的品了起来。

“你敲门不能等我说话后在进来吗?若是我在换衣服,岂不是被你这厮占了便宜!”王政皱着眉头,正色的说道。

正在喝茶的曲非烟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望着王政竟罕见白了一眼,而后才认真的说道,“我曲非烟敲下门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至于你换衣服占你便宜之说,若是真的占了你一丝便宜,你有本事大可在占回来啊!”

王政懒得和她斗嘴,直接问道,“计划怎么样了?可否来了一些大鱼?”

谈到正事,曲非烟又恢复了惯有的冷漠,淡淡的说道,“何止是引来了一些大鱼,简直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兽!就连问道巅峰的一批老怪物,都来了一群,其他高手不可计数,若是他们在进入小世界里发现不到什么宝物,不知道会你怎么处理?”

“处理?处理什么?”王政奇怪的问道

“你不怕一群寿元将近的老怪物,在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之后,会何等的疯狂吗?尤其其中若是肯花大代价请一位大神通者探查天机,查出来是你干的,定然会将你神魂磨灭大卸八块!”曲非烟淡淡的说道

“哦!我到没考虑这些,不过无所谓,只要能救出人,事后的再说事后的事吧!”王政淡淡的说道,毫不将此事放在眼中。

曲非烟神色复杂的看了王政一眼,和他聊了一些计划的后续,然后便安排事物了离去!

到了晚上,司徒杰终于回来,将探听的一些消息告诉了王政,固然与曲非烟所说的差不多。毕竟曾经还是生死相向,虽然因为一些不得已而暂时合作,但也不能完全的相信,否则被人卖了,可能还在为别人数钱。打坐了一夜,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

第二天,王政穿着宽大的袍子行走在暗红色的街道之上,身后跟着一名带着斗笠的黑袍人,正是司徒杰。如今这西蓝城人多眼杂,若是真遇到个认识司徒杰的人引起麻烦就不好收场了。

不过几天的功夫,在争夺延寿丹丧命修士的鲜血已变的暗红,渗入地下的血水,似乎为这座城市提供了不可想象的养料!皱着眉头,天眼大开,看着无边的煞气翻涌,地气之中,阴气已经冲破了朱雀位,直逼白虎凶位!地脉以移位,就连那大神通者化出的龙脉,似乎都有渐渐破损的征兆!

王政眼皮微跳,灵台之处浮现一小团黑雾,竟然有一道血光一闪而过!看来即将要发生不详大事,否则天眼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示警。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迈起脚步,就要离去。

“请慢!”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转身一看,是一位身着太极八卦衣袍,老态龙钟的的白发老者!老者几步迈进王政跟前,在司徒杰的身上盯了一眼,眼中竟然露出了一股惊异之色!看着二人似乎以王政为首,老者望着王政说道,“在下宁不缺,不知小哥师出何门?若是老朽没有看错,小哥似乎已经开出了天眼神通!小哥不要误会,老朽只是见才欣喜,想问问小哥可曾在这城池看出了什么?”

听完这名老者的话音,王政神色如常,知道这看似平常的老人可能是位超级高手。直接抱了一下双拳说道,“宁前辈!晚辈王政,无门无派!至于微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晚辈学艺不精,怎么能比的上宁前辈的见解,不知前辈可曾看出了什么!”

宁姓老者已经数百年未曾在外部走动了,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小辈是东南三十六国之中,风头最盛的王政。不过既然这小辈自己不愿意说,自己总不能拉下老脸强迫吧!

老者望着城池缓缓说道,“此地本来在平地随土而起脉,垅龙到头聚气,必定会有随龙水比肩比肩随龙而来,交汇而止。这一吸一吐形于势相合之地本该大吉,可生气外溢,玄煞扩散,折风破也,竟然慢慢形成了腾溜之穴,是腐棺之葬地,凶位大胜!又有大神通者以聚集方圆煞气,以龙脉喂养,若是龙溢破损,定然出大妖魔出世为祸啊!”

常州市德安医院怎么样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好
兰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宜昌哪家妇科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