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教我妖术的女孩第一百五十九章声音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法律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五十九章 声音‘嘭……’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强大的气流从高瘦男子的一方呼啸而来,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五十九章 声音

‘嘭……’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强大的气流从高瘦男子的一方呼啸而来,而那声巨响,便是这气流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爆裂声,因为其爆发的时间太过短暂,所以,这声音才这般作响。<-.

我的身体被这股气流吹的摇摇欲坠,幸好我脚下生力,在地上碾出一个小洞来,这才将整个身体固定在了地上,没有被冲走。

孙阳等人则是抱着程虎那硕大的身躯,一边扶着墙壁突出的部分才得以‘幸免于难’。

高瘦男子一系列的怪异动作完全是为了这个招式所做的酝酿,而高瘦男子此刻呼呼地喘着气,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再看我……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衣服竟然……竟然变得一尘不染???

这难道全是这招类似‘气功’的招式所致的么?将我完全是灰尘的衣服及身体上沾染的灰尘的部分清理地一尘不染么?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招式,靠吹的就能将灰尘吹尽么?

先抛下这个问题不谈,他的这招无疑只是针对我身上的尘土,那么,也就是説,在吹尽灰尘之后,他的目标……便是干净的我了?!教我妖术的女孩159

想到这个可能之后,我马上便抬起上身仅能动的左手,挡在了左胸口之上,几近七成的力量涌向了我的左手,缠盾也几乎就在瞬间形成,闪着浓郁的黑红『色』的光,护佑在了我的左手之上,剩下的不足两成的力量汇聚在了我的双腿,勉强的支撑着我的身体。

“啊……”

不出所料,‘气功’之后的分秒之刻,我的胸口便遭受到了重击,来自高瘦男子双脚的攻击。

高瘦男子的身体与地面保持着平行的姿态,双脚直接攀上了我护佑在左胸口的左臂上,想必,高瘦男子使用了他大概六成的力量吧!

高瘦男子已然知道了我了解到他弱diǎn是‘洁癖’而采取的作战方针,从而不惜耗费巨力地使用了一招‘气功’类的招式,将我‘打扫’一番,然后趁着我讶异之时,瞬间进行攻击,他想,使用近六成的力量,足以让我无法战斗了。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左臂,缠盾已然被双腿之力给击溃,从而消散殆尽,黑红『色』的光芒也随即隐去,左臂上一片幽紫,我感到一阵剧痛,比断右臂的时候还要痛苦几分,稍微用力将其抬起,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

这……两条手臂都不能用了啊!

我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虽説面对高瘦男子我没有半分可以赢的机会,但我就是不甘心,一来,这么长时间的训练,无论是体术还是妖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最得意的招式‘缠盾’却是被高瘦男子一举击溃,我的信心瞬时间下降了不少,不能取胜也就算了,难道连最后一招也接不住么?

我面『色』铁青地看着高瘦男子,抬了抬左手,发现还是动弹不得,尺骨断了,疼得要命,这么一牵扯,额头上的冷汗就流的更多了。

孙阳他们朝我看来,徐来福则説了句劝慰我的话,不过以我的角度看来,这话只能让我生出难过的感情。

“小弋,别再斗了,五招已经比完,你还没倒下,算我们赢了,所以,你没必要和他再斗下去了,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认个怂,以后有的是机会找他算账的!”

説罢,徐来福扶了扶黑『色』的眼镜框,恶狠狠地朝高手男子看了去,似乎在埋怨他将我的胳膊都弄伤的过错。

高瘦男子则无所谓地站在了那里,脸上也没有了喜怒的表情,淡淡地看着我,然后説了一句。教我妖术的女孩159

“还可以战斗么?五招已经过了,看来是我输了,得,衣服就不让你们赔了,不过,以后见了我要绕道走哦,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我的脾气可是很大的……”

“额啊!!!”我不服气地咆哮了一声。

这个声音连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怕是听见了高瘦男子高傲的话语而激发了我身为男人的荷尔蒙吧!

孙阳他们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高瘦男子也不例外,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生怕我会就这么扑上来。

我疑『惑』了一下,不过这个表情转瞬即逝,我盯着高瘦男子,那种眼神可以杀人。

我不甘心被他打成这样还认为是赢了的,不过,我两条手臂都不能用了,我还能用什么?

“用脚啊……用脚啊……用脚啊……”

是谁?谁在对我説话?

忽然间,在我的脑海里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带有一丝玩世不恭的口吻就那样説着。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起初,我以为这是我的幻觉,那所谓的‘男人’,就是我本人,那声音也是出自我自己的心声,而説话间带有的那种玩世不恭的口吻,也是我的招牌『性』格,这完完全全便是自己了。

这个声音出现之后,我仔细观察过在场每个人的表情,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没有听到这句像是在提醒我的话语的。

可当那样的声音再次出现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男人’绝对不是我,那种玩世不恭的口吻之中带有的戏谑和轻蔑的意味是我从未有过的情感,难道説,这是我的内心阴暗面的所在?

不,绝对不是,认真考虑过后,这才确定,脑海中的声音不是我本人才对,可是,‘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能直接和我的大脑进行交流,难道説,这附近有异能者在暗中帮我么?

一时间,这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徘徊不去,高瘦男子看我似乎没有想要回答他问题的意思,或者説,我是不是听到他的提问了还是个问题,于是生气起来。

“喂,我説,吼什么吼?你到底还要不要打了?”

高瘦男子生硬的语气向我道出,我终于从那个不知名的‘男人’问题的囹圄里闪出身来,仔细想了一想,终于放下了执念,摇了摇头説道:“不,不打了!”

尽管有些不服,但事到如今也无能为力了,实力就是证明,现在的我还不是他的对手,徐来福説的对,认怂好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找他挑战的。

苦笑着摆了摆头,示意同伴们这就回宿舍去。

“垃圾……”

一个不堪入耳的词终于进入了我的脑海。

没错,还是那个声音,这次的口吻除了带着轻蔑的意味,居然还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口气。

“谁在和我説话?快出来!”我愤怒地朝四周喊道。

孙阳他们看着我的表情都惊呆了,对我説道:“小弋,你怎么了,发什么胡话,这里不就六个人么?谁也没和你説话啊!”

我再次朝高瘦男子看去,高瘦男子歪着头,是以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説什么。

“啊!!!”

突然,我感觉脑袋很是痛苦,想要用手托着,双手却是疼痛地无力耷拉着,一diǎn劲力都使不上。

我如同被唐僧念到紧箍咒时的孙悟空,疼痛不已的我猛然倒地,打起滚来,同时,汗如雨下,激烈地挣扎着。

约莫半分钟,‘我’终于站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眼神却是目『露』凶光,对孙阳他们説道:“离开这里,到外边去!”

孙阳他们咽下一口唾沫,如同听到了不可违抗的命令一般,将程虎掺起,一行人便迅速地下楼去了。

高瘦男子此刻眉头微皱,向我道来:“你这是怎么了?”

同时,感觉事态不妙的他右脚后移,双手伸到前面,摆开了战斗的架势。

高瘦男子在‘我’向孙阳他们説完话之后就明白了,这是要准备和他继续战斗的预兆啊,让他们躲到远处,这也説明了,‘我’可能会放大招,甚至可能会波及到他们也不一定,所以,毅然决然地将战斗架势摆了起来。

高瘦男子打量着‘我’,他想要看看,两只手都不能用的情况下,‘我’还能发出怎样的招式,带着拭目以待的心情就这么看着我。

“你要完蛋了,嘿嘿嘿……”

双目渐渐无神的‘我’,发出了令人惊悚的笑声,高瘦男子深呼了一口气,明亮的眼睛瞪地老大,似乎是在对我説‘来吧’!

“风迅……”

‘我’语速极慢地道出了这两个字,也就是第二个字将将传入高瘦男子的耳朵里去的时候,下一刻,‘我’便悄无声息地到达了他的面前。

“雷霆……”

依旧是极慢的语速,但饶是如此,高瘦男子仿佛和没听到一般,就这么呆愣着,直到‘我’的脚到达他的肩膀上时,他才忙不迭地用有力的手来阻挡。

可惜,晚了,一股超强的妖力汇入到了我的右腿上,约莫是我原本力量的两倍左右,直接向高瘦男子的肩头劈去。

轰!!!

高瘦男子被我一脚踩在了地上,向下的力量依旧在持续着,于是,三楼的地面出现了第二个坑洞……

化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南阳白癜风医院哪好
湛江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