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鱼骨卡喉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旅游

继98年特大洪水之后,今年这次也算是水灾了。南方成片的天空都被阴云覆盖了,多省市都连续报道了各自的灾情,充斥朋友圈的也都是各地被洪水袭击

继98年特大洪水之后,今年这次也算是水灾了。

南方成片的天空都被阴云覆盖了,多省市都连续报道了各自的灾情,充斥朋友圈的也都是各地被洪水袭击的夸张画面。

看起来实在唬人,便于评论中表达了自己的害怕之情,惊魂未定之中往窗外一看,才发觉那离淹到自家门口还远着呢,这未免有种杞人忧天之感。

毕竟据我妈说,连98年洪水都才刚在我家门口打转,不过厨房可就遭了殃。那时我家还没做新屋,厨房和正方之间隔了条小巷,虽说不远,但厨房地势要低得多,所以就这么被淹了,我家用的是大灶,得用柴火,可不幸都不能用了。话是这么说,倒都无从考证,毕竟我还没来得及出生,上辈子的我不知道去哪疯了,也没投胎,可能爸妈还没开始拍拖,大致是处于眉来眼去的阶段。

我并不了解其中细节,因为妈妈不愿让我多知道这些情爱之事,她更热衷于给我讲些别的,尤其是在饭桌上,尽管好像哪个圣贤说过,食不言,寝不语。

“当年那水可比这要大多了,”妈妈语速很慢,丝毫赶不上她吃饭夹菜的速度,“大队里的干部把咱们家也当受灾户报了上去,本来我们还挺感激的,因为这样政府就会批一万块钱救灾款。”人民公社早在八几年就没了,但妈妈随外婆还是习惯这么称呼村委会。

“后来嘞?”我饶有兴致地问道,听得出来,这个“本来”之后有不少故事,就像我本来是个爱听故事的人,但架不住妈妈一遍遍的重复,便厌烦了。妈妈愈来愈唠叨,我是她忠实的听众,因为我从不忍打断她,日子渐久,我竟练就出一副即使睡着了,也能在她每个句号发出之后准确作出“嗯”“啊”的应答之声,不过这次,倒是个我没听过的新鲜故事。

“后来我还是没同意,那些人要我们搬走,去别的地方做房子,批了块很小的宅基地。一万块钱不少,但也做不了房子。”

“要搬到哪儿?”

“就那儿。”妈妈指着粮站的方位,我知道,那里公共厕所成群,是绿头苍蝇的乐园。

“那一万块钱自然是没有了, 部拿了去,我说他们怎么那么好心,原来要么可以得我的房子,要么就可以得一万块钱。”说着,妈妈缓缓从嘴里吐出一堆鱼刺。

近鱼的价格很便宜,大水上涨,漫过了鱼塘,大马路上随便都捡得到条大鲤鱼,所以这几天家里的主菜都是鱼汤,我很佩服妈妈那理刺的功夫。小时候不常吃鱼,但逢吃必卡,所以或多或少不太爱吃鱼,但为了使鱼不至在这梅雨天气里因变质而被浪费掉,我勉强喝了点鱼汤。

谁料这鱼汤之中竟藏了根巨大的鱼骨,恰逢我又少了份防备之心,果然是逃不了“逢吃必卡”的魔咒,在妈妈给我喂了几个饭团,灌了几口醋之后,我再次发誓,管他鲫鱼鲶鱼黄丫头,此生我统统不沾。

脑洞一开,我又想到那些村委会的干部,芝麻大的权力,用这点权力赚来的大鱼大肉,又会不会突然卡到他们的喉咙?

其实我有个邻居就是那时镇上的干部,不过好像是个什么书记,权力也稍微大点。

我倒不怕他,他架着副眼镜,更显得文文弱弱,老气横秋了。我怕的是他那个五大三粗的儿子,仗着他老子有点威望,横行霸道,不可一世。

不得不说,我讨厌死他啦,小时候故作成熟地跟小伙伴们说:我恨他。想来有种怪异的感觉,总之是有那么回事。

有天妈妈给我买了大桃子,我向来倒是遵循妈妈教诲把垃圾扔垃圾桶里的,但那次不知发了什么神经,一兴奋把桃核扔进了与邻居家后院仅有几米之遥的草丛里。

一开始丝毫不在意,到晚上做了个梦,梦见那个核长成了树,又结了好多桃,桃生树,树又生桃,后来我竟拥有了一片果园,也有了吃不完的桃。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便开始不平静了,一起床就满心欢喜地去视察我扔核的地方,自然没有树,但我始终还是惦记着。

南方夏天太阳大,我会用吃完冰淇淋的盒子装水给那块地浇灌,一遍遍坚持了很多天,直到雨季来临,此时南方正多涝,我看着草地上坑坑洼洼里堆着的积水,心疼得不得了,我又开始埋怨自己---一早就不该浇那么多水现在桃子快该淹死了!一连几天,我懊悔不已,心情像这雨天一样黯淡。

还好那个时候,什么都来得快,去得也快。那块地,实在不争气,仍无动静,没多久,我果然还是把它忘了。

过了一两年,两三年?管他呢!反正印象里我还是小屁孩,偶然一天心血来潮拐到后门去玩,惊奇地发现那儿长了棵树,阳春三月里,它竟结了青色的桃!我惊喜地朝前看,才发现:靠!我的水蜜桃竟变成了狗屎桃!脑子中只回荡着一句话:what\\\\\\\'sthe !也许小时候的我还不懂这么高级的英文,但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我正准备收获我的成果,不料被邻居儿子大喝一声止住了:“不许动,这是我的!”

我不服了:“是你的怎么不种到自己家后院啊?这树到处都有,你怎么不说都是你家的?”

邻居儿子嘴笨,被我堵得说不出话,只好拿拳头回应我。

我顶着眼窝的淤青哭着回家了,事情如何解决的我忘了,现在想来的可能还是不了了之了。当时我在想,哎,你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跟小孩动手啊?桃树可能不是我的,但也有我不少心血嘛!孩子不懂事,你他妈还更不懂事儿,我真巴不得……你回家吃鱼被卡着,好好尝尝痛的滋味。

纵使心里有千万种骂法,但总要到事后才发觉当时没发挥好,只能后来憋在自己心里憋得难受。其实更多都是被妈妈堵着,她说你这种性格就是爱得罪人,容易吃亏,但我觉得照她那么做只有一种后果,就是跟周公瑾一样---死得早。

我向来路见不平事总想摆平,摆不平的用嘴皮子磨平,就算磨不平骂出来心里也畅快,而每次被堵时总感觉自己内脏在出血。

可怕的是除了上学,妈妈几乎与我寸步不离,我想这就是我每次吵架不得以发挥至水平的原因之一了---得不到锻炼。今天难得有和爸爸晚饭后出来散步的机会,我自不会放弃这透气的间隙。

我们是来看大水的,沿着那条观光的路走,便可以到达真正的所谓的乡下,那里鸡鸭成群,房屋之间间隔很大,每家每户养了猪,水田里还有牛!我们家在镇上,很难看到这样的光景。镇上的爱看稀奇东西,哪怕是洪水猛兽,依然义无反顾,前仆后继。

而大水早就漫过湖,覆盖了那通往乡间的路,浅水与深水交界处,有不少人迎着晚霞钓鱼,钓的就是那些从鱼塘里跑出的鱼。他们坐着同样的板凳,拿着同样的钓竿,脸上是一样的笑,排成一条线,像是蛮整齐的队伍。

有的人早是大丰收,我还看见不远处有块霓虹灯广告牌,红红绿绿地闪烁着“渔具”两个大字,我甚至在钓鱼的人中发现了邻居家儿子,他的电动正停在我旁边,有些人直接在自己家门前的积水里洗着拖把,有户人家把他家瘫了的老爷子的屎尿倒在了洪水里,反正看不见。

随水漂上来的,不只是大鱼,还有塑料袋、菜叶之类的生活垃圾。水隐隐约约泛着青。

我问旁边一个钓鱼的:“钓这么多,你家里人吃得完吗?”

他用笑脸回应我:“吃不完就拿去卖呗,便宜卖掉,大家都开心。”

我忽然想到今天中午喝的鱼汤,只有想呕的冲动。

老子!真他妈的!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再也不吃鱼了!

我又发了狠誓,不知管不管用。

过了今天,但愿我还记着,鱼汤固然鲜美,但也要时刻提防着鱼刺卡喉。

共 2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主要写的是作者每逢吃鱼定被卡的事,侧面写出了发大水给作者家带来的影响,和作者儿时的故事。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7-08 15: 9:1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8-0 05:52:52 远方老师好!你的作品使我阅读中赞不绝口。短而精,意义深长,故事十分感人,捧读爱不释手。向远方的老师问好!我们相聚江山文学网是缘份,在文学路上携起手来共同前进!

 楼 文友: 2016-08-04 08:14:02 远方老师的这篇佳作短而精,意义深长,故事十分感人,宏声捧读爱不释手。向远方的老师问好!宏声取经来了。我们相聚江山在写作上取长补短,在文学路上携起手来共同前进!

蒲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州肺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看癫痫该到哪家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中药
汕头治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