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无上圣天 第738节:各自的布局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无上圣天 第738节:各自的布局晨曦之中,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竟是在云京城外临溪王军的营地之外起,将他们连着云京城都围了起来。面对这

无上圣天 第738节:各自的布局

晨曦之中,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竟是在云京城外临溪王军的营地之外起,将他们连着云京城都围了起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即便是军事素质过硬的铁血卫此时竟也慌乱了起来。

只见四方战鼓雷动,无数青云昊天旗之中,竟是还竖着一杆明黄色的金龙大旗。

代表皇室的旗帜!

无夜太子?圣无夜现在不是被困在皇宫里吗?

就在临溪王军中数十名嚄唶宿将,面对应天军的攻击不知所措,纷纷来到临溪王的主帐内,寻求解决方法的时候,这一位城外大军的主心骨,竟是无比地镇定。

一盏上好的茗茶,一幅皖玉棋盘,临溪王此时一个人坐在军帐之内,竟是独自在下一盘棋。

外面乱成了一团,三军之帅竟是百无聊赖到了,要自己和自己下棋来解闷了吗?

看到众将火急火燎地冲进帐内,临溪王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众将一眼,又把目光放回到了棋盘之上。

面对这样的举动,终于有人耐不住了。

“王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爷,圣无夜不是在云京城内吗?怎么会指挥应天军袭击我们,而且军中还有龙旗!”

临溪王轻轻提起手里的一颗白玉棋子,盯住面前的残局,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很简单,我们给骗了,真正的圣无夜不曾在云京城里!”

“什么!”诸将面面相觑:“那这几日在城楼上与我们叫阵的又是哪个?”

“没什么好惊讶的。”临溪王捻着手中的棋子,如同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淡然笑道:“若是他仅仅只有这点本事,反倒是亏得本王大费周折,准备了这么久了,如今正好……”

看到对方有后手,居然不想着如何应对,而是说“正好”?如果不是临溪王德高望重,地位尊贵,恐怕就这一句话,就可以让帐内的好多将领暴走了。

“王爷,应天军人数比我军要多,而且城内敌军还在顽抗……”

“我军腹背受敌,将士士气低落,如果不能改变局势的话,恐怕……”

“恐怕什么?”临溪王依旧没有抬头。

“恐怕会兵败如山倒!”一名少壮将领大声说道:“请王爷速速定策!”

“不必惊慌!”临溪王拈在手里的那枚白色棋子轻轻放在了棋盘之上,说道:“今日已是两军对阵第几日了?”

“王爷,第四天了!”有人焦急道:“陛下驾崩后的事情,我等虽然极力封锁,但也快要封锁不住了,周围城市已经出现了一些传闻了!”

“王爷,如果不能在七日之内解决掉圣无夜,恐怕各地都会有变乱啊!”那名中年将领,显然目光很远,“首当其冲就是大楚国,垂涎东南之地已久,还有海山关外邪魂教也虎视眈眈,一旦他们知道武烈陛下新丧,国内不定……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这一番苦口婆心的话,却换来的是临溪王脸色一沉,厉声说道:“呱噪!”

那名中年将领的话戛然而止,整个大帐之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最多到今日日落,援军就到了!”临溪王的话,让人揣摩不透。

哪一路援军?又能从哪里抽调部队来驰援云京城?

援军有多少?难道能够打得过兰陵侯的应天军吗?

这一连串的问号,都在临溪王的一摆手之中,埋藏了起来。

但好在这里大多都是临溪王的老部下,“临溪王总会有办法”,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他们惯性的思维方式了。

待到诸将退下,大帐之中,虚空扭曲开来,一道人影缓缓从中走了出来。

那人一身白衣,绣诸天星辰纹路,身后背着一口长剑,眉如远山,眸如秋水,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块温润美玉一般。

正是天道盟之中的太上长老,天权星主萧亦曲。

“外面十万大军攻伐,王爷竟能稳坐棋盘,萧某佩服。”萧亦曲抬起手来,拱手笑道。

“亦曲,你这是在取笑本王。”临溪王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少的起伏,目光依旧放在棋盘之上,说道:“虽然本王早有防备那十万应天军的后手,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得要双管齐下才行。”

萧亦曲听得临溪王的话,如何能不明了,当即笑了笑说道:“如您需要,萧某即便赴汤蹈火,又有何妨。”

临溪王敛住面容,看着棋盘,抬起手来,放了一枚棋子在一堆黑子之后,轻声说道:“亦曲,你为本王破开皇宫的禁制法阵,将那假扮圣无夜之人以及他身边之人,都擒来吧!”

萧亦曲听得临溪王的话,却是眉头一皱说道:“王爷,并非萧某胆怯,而是听说这圣天王朝的皇宫,乃是建立在历代古朝的旧址之上,据说曾经是半步星尊的大能设下的法阵禁制,就算如今岁月斑驳侵蚀,恐怕也相当于星杰阶极限的境界,以我一人之力,恐怕……”萧亦曲说到这里,他毕竟是天权命星,最擅审时度势,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不如请兵戈侯与萧某一起出手,应该可以破开这皇宫的禁制……不知王爷……”

“不用请战天了!”临溪王直接抬起手来,制止说道:“他不会去的……所以你就把天道盟镇压底蕴的那一件东西拿出来吧!”

“拿……拿……拿那件东西?”如萧亦曲,竟是说话有些不连贯了。

“本王心意已决。”临溪王沉下脸说道:“动用一次又能如何?”

萧亦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终于应了一声:“是。如您所愿吧!”

几乎是与此同时,应天军大帐之内,端坐着一名身穿黄金甲胄的青年,甲胄之上纹着飞龙,从肩膀直垂到肋下。

在他的左侧,坐着一名身穿银质轻甲,面目白净的中年男子,丰神如玉,手中轻摇一柄白色牡丹军扇。

中年男子对面,亦是一名面孔清秀的青年将领,剑眉星目,眉眼与对面的中年将领极其相似,手中扶着一柄带着剑穗子的带鞘长剑。

不消说,中间坐着的人就是无夜太子,两侧的一对父子,就是以姿容绝世,更是带兵有方著称的兰陵侯父子了。

此时无夜太子虽然人坐在大帐之内,却似乎是魂不守舍一般,目光不停地向帐外看着,似乎是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消息。

终于兰陵侯之子开口了:“殿下不必太过焦虑……我军无论数量质量均远胜叛军,想必此战已没有多少悬念。”

无夜太子没有说话。

兰陵侯也没有接腔,显然,这位与秦战天齐名的天州名将,也没有随便对战局表态的习惯。

“兰陵侯,我们若要彻底攻破叛军,大概需要几天?”无夜太子冷不丁地问道。

“说不准。”兰陵侯轻轻摇动手中的白色牡丹军扇,如是在思考:“我们对阵的不仅是临溪王,还有兵戈侯秦战天,此战真的不好说!”

“那以你之见,这一战是否还会平生出别的变数来?”无夜太子追问道。

“会!”兰陵侯的回答也不含糊:“若是没有其他的变数,临溪王就不是临溪王了!”

“爹,还能有什么变数?”兰陵侯之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道:“临溪王以为殿下在云京城内,所以没有封锁云京城外通往应天军驻地平津城的要道,如今在云京城下腹背受敌,进退不得,已是必死之局,如何还能有什么变数?”

对于自己这位太子太师的话,无夜太子似乎也不是太赞成。

兰陵侯摇了摇头,用责备的语气,看着面前的爱子说道:“虎儿,我跟你说过无数次,兵法虚虚实实,难辨真假,凡事不要如此绝对……”说完他轻轻抖动军扇,却讲了一句让大帐之内二人有些不寒而栗的话:“如果临溪王早已洞悉了殿下的计划,故意放殿下来向应天军求援呢?如果这一切只不过是他想要趁机找借口铲除我们父子的计划呢?”

“这……”兰陵侯之子顿时哑然。

“毕竟十万应天军在这里,还不听他的话,若想不激起兵变,最好的办法就是……”兰陵侯说着手中军扇轻轻一抖,横在身前冷笑说道:“全部解决干净!”

“父亲,您这是自己在吓自己!”兰陵侯之子似乎故意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来掩饰内心之中的恐惧。“十万应天军,岂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

就在这时,无夜太子垂下眼来,轻声说道:“如果增援临溪王的队伍,是天下第一的秦家军呢?会怎么样?”

“啪嗒”一声,兰陵侯手中一直盈盈握住的牡丹军扇,竟是毫无征兆地掉落在了地上!

“秦战天真的如此毫无保留?”兰陵侯的声音在发抖。

“他不愿意,但有的人已经歇斯底里了!”无夜太子面带忧色说道:“我有一个关键的人,如今与我那替身,同时被困在皇宫之内,如有他在,则秦家军不但不会变成我等之敌人,反而会成为一大助力,让临溪王聪明反被聪明误,掉进自己的陷阱,敲响他的丧钟!”

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空军机关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烟台市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