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三十、假如...这就是魔法师的话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时尚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三十、假如...这就是魔法师的话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三十、假如...这就是魔法师的话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lity:hidden;}

1

“i、index?!”

看到对面的景象上条当麻甩掉背包奔到银发修女的身边,那种鲜血的气息一下子加近到无可回避。

“喂!index!”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女孩子,但是叫做“**目录”的修女像是已经失去了心一样不为所动,只有一种机械一般的冰冷。

就连早晨还炯炯有神的碧色眸子也灰暗的一片空洞,剩下的只是一种空白的失神。

女孩受伤了,

上条当麻发现她受伤了。

今天早上还和自己互相拌嘴、还那么天真烂漫的“中二魔法少女”受伤了。

胸口开始难受起来,心脏就像是接连不断在敲钟似的砰砰地响着;

这样蠢动的感情,让心口这个部位就快要被撕裂开了。

当麻看着她背上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但是这让伤痕显得更加狰狞。

这是非常严重的刀伤。

“振作一些!index该死!”

上条夕麻跟着欧尼快步走了过来,她瞥了一眼茵蒂克丝背后的刀伤,

“唔啊”这是?

作为一名特工,就算她没有接受过专门成为特工的训练,少女也能看出来这个伤口到底有多残忍:

整个伤口斜跨背部,就连头发都被连带着划断了整齐的一截,女孩的痛苦残酷的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但这样下去可不行!”从凝固的血液来看,这个被欧尼叫做茵蒂克丝的女孩子受伤时间已经不短了,而且流出了

这么多血,要是不得到紧急治疗

而此时,这个谜一般出现的女孩说话了:

“我是隶属于英国清教第零圣堂区必要之恶教会的魔道书图书馆index-librorum-prohitorum的最终防卫装置------john'spen”

“最终防卫这是?”当麻睁大双眼看着已经无机质化的女孩,“茵蒂克丝、你是茵蒂克丝吧?!”

只能通过这样的提问来确认眼前的现实,

就算还有什么幻想,也是想让名为茵蒂克丝的女孩子安全吧,而现在

有着茵蒂克丝外表的女孩说自己叫做john'spen,而那是magic为了保护她制造出来的里人格吗?

尽管如此只要还是这个女孩就足以让幻想毁灭了。

他紧握的右手变得有些战栗,

那是,

正在颤抖的什么感情。

如果

如果不是自己今天早上就这么接下那个伪善者头衔的话,那么茵蒂克丝

如果可以拦下笑的如此艰辛的她的话、如果再脸皮厚一点把钥匙塞到她手中的话、如果放弃补课就这么一整天陪着她一起进入魔法与剑的幻想世界

的话

那么这孩子,

这孩子就不会受伤了吧?这孩子就不用走向地狱的深处了吧?

可是现在,

这已经是没有如果的错误,

明明应该是相信她的,就应该是这样好好地去相信她的。

而我却

就这样的!

上条当麻狠狠地握紧了右拳,他半跪下去一拳打在地板上,甚至有些微的尘土开始飘起。

“茵蒂克丝,先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他说着,想要抱起银发的女孩,可是------

可是------

这个女孩,再次面无表情地、再次无机质地说了:

她像一部机器那样开口对着男孩说了:

“一个小时之前john'spen帮index-librorum-prohitorum停止了血液的流淌”

“?”

“在这里的是index的另一灵魂部分,所以我遵循了她的意愿”

“”

“这是既定的事项,直到你逃走的最后一秒,这颗心脏会不停地跳动。”

“”

“所以,index希望你可以好好地------”

“别开玩笑了!!”少年打断了冰冷的快要失去存在感的john'spen,

接下来的话,他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要说的话,他已经承受不起了。

名为上条当麻的少年已经理解到自己这样的伪善者得到了那孩子的相信与保护。

可是------

“这是什么啊这算什么啊!自己都已经受到了这种程度的伤,却还要回来保护我这个混蛋算什么事啊啊啊啊啊!!”

“”

“什么守护者啊既然你是茵蒂克丝的另一个灵魂就给我好好保护她啊啊啊啊!!”

他如此苍白无力的喊着,可是------

可是传达不到吧?

不管怎么样这都不会像是coser小姐说的那样把过去的不幸重压在自己的记忆上,

“就连这孩子!这孩子!!”

“”她继续沉默着看着男孩。

然后,一直看着这里的少女说话了。

2

“那么,就好好地再保护这女孩一次吧。”

一直看着这里的少女说话了。

依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境况,

在看到一切后,

上条夕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刚才还在开心的互相吐槽的欧尼,现在因为女孩的受伤而难过着的欧尼,听到后抬头看着白发异瞳的少女。

“唔、唔嗯别这么看着我啊”她把右手摇了摇,视线却没有摇到一边,“我只是想说得赶快把这孩子送到医院才行”

虽然是很实在的话,可这的确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事。

------茵蒂克丝的伤口不赶快得到处理的话会很危险。

“抱歉请你吃饭的事先放一放!”

“那个你别介意,我觉得现在咱们得先给医院打个派救护车来------”

“这就不用劳烦你们了,只要把index-librorum-prohitorum交给我们魔法师就可以。”

这显然不是上条当麻回答的声音,而是另一个略微带有英式口音的男低声。

不约而同的扭回头,上条当麻和上条夕麻看到了一个高个子男人走了出来。

不、虽然对方身高恐怕超过了两米,但是看上去应该还是一个男孩,尽管他还叼着一根本森哈奇香烟。

他一身黑色长袍的神父打扮,深红如火的头发与肩平齐,右眼下还有着像是条形码一样的刺青,十指上也戴着在声控灯折射下银光闪闪的戒指,耳

朵上也套着一连串与发色不符的翃心耳环。

这样的一个外国男孩看上去还真是会认为他应该是一个成年男子。

这个男子带着冷笑,眼神里也是一种把人完完全全看扁的不屑。

“嘛~真抱歉,虽然你们想要救那孩子我很开心,不过还是让我来回收比较好哦~难得我找了这么长时间才走到这里。”

这家伙到底?

上条当麻看着眼前这个人,虽然曾经一次都没见过,但是他猜得出来。

------他应该就是茵蒂克丝说的那个用火的魔法师吧

这里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了。

上条夕麻感觉的出来,她稍微眯了眯眼睛。

是这样的麽?魔法师?

这个人,莫非是像中国的李爷爷那样精通另一种异能体系的存在?

那么魔法师出现在这个超能力者云集的城市本身就很有问题。

夕麻稍稍往一边挪了一下身子,把人偶一样的indexjohn'spen以一种很微妙的距离保护了起来。

那个男人发现了少年和少女细微的变化,

那种不屑与轻蔑更充分的从笑容里展现出来:

“现在看上去啧,被砍的还真是严重啊所以能请~你们离开么,再这么搁置在这里会难办起来的,她死掉了我可是没办法向上面交代啊”

“为什么?”

“理由?嘁,回到这里是为了那帽子呢?还是想要保护你们呢?天知道。”

“!”上条当麻再次呆滞了一下,虽然非常苦涩,但是

茵蒂克丝害怕自己因为帽子上还残有魔力的缘故惹上不该招惹的麻烦所以才会不顾自身安危回到这里。

她只是为了不让一个帮助过她一次的陌生人卷入危险

「那么你愿意陪我一起走到地狱的深处吗?」

这就是和茵蒂克丝离别时她艰辛无力地对自己说的话。

“怎么是这样麽?笨蛋”我这样不幸的人,曾经连亲生妹妹都保护不好的家伙,本就不值得茵蒂克丝来保护啊!!“你这个混蛋

!!茵蒂克丝她是被你们魔法师弄伤的吧!?”少年用仇视的目光瞪着这个红头发不良少年似的男子。

但是火焰魔法师的史提尔·马格努斯却可怜他一样笑了:“哈啊,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啊,会很不好意思的嘛~本来那家伙可是不用受伤的,不过

不知道是谁干的把那件给破坏掉了算了,说了你这样的凡人也不可能会明白,嘛嘛,快让开一点吧。”

“”

「不知道是谁干的把那件给破坏掉了」

这句话上条当麻听得再清楚不过,清楚地有些摄人心魄的刺耳:

------茵蒂克丝说过的究极防御结界。

因为愚蠢的无知被自己用彻底破坏掉了。

3

结果还是因为我茵蒂克丝才会受伤的是这样吗?

上条当麻看着自己的右手,再次把它握成了拳头,他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史提尔·马格努斯。

对方还在嘲笑一样说着:“就算你把眼睛瞪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不是吗?再说,她又不是我砍伤的,至于神裂她也没想到已经

被破坏了吧”

“为什么?”就算我知道这与我的无知有关但是coser小姐说的没错,「就好好地再保护这女孩一次吧」,那么到现在我会在这里保护她,

而你们这样的魔法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

“追杀这麽可怜的一个女孩子,还把她弄得满身是血这就是你们魔法师被允许的正义吗?!”

“还是说其实你是一个真正的coser而非魔法师呢?”一边的上条夕麻弥补着说了一句话。

“嗯哼coser?魔法师哦魔法师这个你认为有错么?”史堤尔没有回答当麻,反倒接着玩笑讲下去似的把目光集中在那个穿着男装的白毛小

姑娘身上。

夕麻直视着他,说:“原来是这样啊既然如此你就不能这么干了,中国的李爷爷说过魔法师可是------”

“喂喂喂喂,”史堤尔呼出一口烟圈,“我可没多少时间,刚才那样的笑话就结束吧,现在必须要回收,那么------你们就赶紧消失

得越远越好~吧?”

“回?!”

“对对,回收啊回收,呃追确的说是回收她身上的十万三千册魔道书------你们可别妄图看上个一两本哦~像你们这个地方的学生看一眼就会变

成废人唔,死掉也说不定。”

十万三千册魔道书什么的“怎么会有啊!这孩子!”上条当麻当麻逼问着史堤尔,不过当事人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罢了。

“有的哟,就在这孩子的记忆里。”说着他指了指银发修女的脑袋。

“哎?”

“难道说这孩子就是----”上条夕麻看向john'spen这个时候从特指的角度来说还是叫她index更好一点。

白发少女知道一点关于的事情,在中国道教的两年她并不只是看了许许多多的动漫和轻,作为道教主教李爷爷的“干孙子”

对所谓的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

这样的异能在中国道教有一个特定的称谓------。

这并不是从亚瑟王时代的大魔法师梅林那里传承下来的魔法,而是很有古代中国韵味的巫术,说是魔法中的异类也可以。

而精通这种魔法的李爷爷就曾对夕麻说过隶属于英国清教的的事情。

他只是说包含着世界各地的魔法精髓,当然也包含异类一样的------

但是中国的李爷爷并没有说过所谓的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这显然超出了夕麻的认知范围,

就算如那个自称魔法师的人所说的,这孩子是因为记忆力

这时,看出来少女的疑惑,史堤尔·马格努斯说着:

“这就是她的特殊之处哦~”接着他掸了掸本森哈奇的烟灰,又吐出一口烟圈,“------无论多么复杂的事物,只要看过一次就

会全部记住不会遗忘,还能够将记忆妥善区别保存,封印在各地而无法带出来的魔道书,她看过并记忆下来,作为保存在脑袋

里嘛~反正她自身无法产生魔力这倒是对她本身无害”

“”

“完全、记忆能力?”

看着已经惊讶到的少年和冷冰冰的少女的史提尔·马格努斯嗤笑道:“真正有害的是那十万三千册魔道书,在被那些和你们这些凡人不一样的图谋

不轨的魔法师带走之前------我有把她好好回收的理由。”

“回收一个女孩子?这种轻里的反派才会说的话我可不会认同。”不等欧尼说话,imouto的女孩说道。

“啊哈~那么你想怎么样?”史堤尔与没有表情的女孩对视着,露出一副装出来的困扰表情。

“虽然不知道你隶属罗马正教还是俄罗斯成教,但是”

“唔,接着说。”

上条夕麻指了指index的手上,

“现在这孩子正在接受中国道教的保护。”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东莞市长安医院怎么样
汉川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临沂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雅安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